<u id="kmktyp"><u id="kmktyp"><ins id="kmktyp"></ins></u><option id="kmktyp"><address id="kmktyp"></address></option><th id="kmktyp"><tt id="kmktyp"></tt><dir id="kmktyp"></dir><div id="kmktyp"></div><tt id="kmktyp"></tt></th></u><small id="kmktyp"><font id="kmktyp"><center id="kmktyp"></center></font><address id="kmktyp"><ol id="kmktyp"></ol><pre id="kmktyp"></pre></address><tfoot id="kmktyp"><style id="kmktyp"></style><noscript id="kmktyp"></noscript></tfoot><u id="kmktyp"><dir id="kmktyp"></dir><dl id="kmktyp"></dl><dl id="kmktyp"></dl></u><em id="kmktyp"><dfn id="kmktyp"></dfn></em></small><ins id="kmktyp"><kbd id="kmktyp"><sup id="kmktyp"></sup><li id="kmktyp"></li><ol id="kmktyp"></ol><abbr id="kmktyp"></abbr><sup id="kmktyp"></sup></kbd><u id="kmktyp"><fieldset id="kmktyp"></fieldset><noframes id="kmktyp">
    <li id="yskwob"><button id="yskwob"></button></li><tbody id="yskwob"><sup id="yskwob"></sup><small id="yskwob"></small><bdo id="yskwob"></bdo></tbody><u id="yskwob"><optgroup id="yskwob"></optgroup><button id="yskwob"></button></u><pre id="yskwob"><blockquote id="yskwob"></blockquote></pre>
          <span id="yskwob"></span>
          1. 抽獎大轉盤,打破思維的枷鎖

            原作者: 2020年01月24日

            行業動態 用戶研究

            2020年01月24日
            抽獎大轉盤,打破思維的枷鎖
            <br>  ——題記<br>  媽媽在家裏准備晚餐,我和爸爸躺在樹下,落日余晖灑滿一地陽光,尾巴被熠熠的光染成了明亮的金黃色

              思維的枷鎖是抽獎大轉盤們頭上的一把雙刃劍,這把雙刃劍亦好亦壞,它推動了人類文明的進程,也阻礙了人類思維的進化。
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              鏡頭一:希特勒的愁苦
              1942年,德國的最高指揮所裏,希特勒正獨自一人望著歐洲地圖,地圖是一塊大陸,希特勒的目光一直盯著一個地方,俄羅斯的高加索地區,在他的心裏仿佛已經展開了一副宏偉的計劃——進攻俄羅斯,這是我們曆史書的一段話,而我們的思維中一致認爲進攻俄羅斯是因爲希特勒的野心,可我們打破這一層思維的枷鎖,你會看到希特勒的愁苦。希特勒的部隊是以聞名的“閃電戰”著稱。衆所周知,閃電戰的核心是以大批機械化部隊快速作戰而推動戰局的發展,而機械化部隊的核心是什麽?對!是石油!當我們展開歐洲地圖你會發現,歐洲除了波蘭根本沒有石油。希特勒爲什麽會進攻波蘭,答案很簡單:爲了石油。
              可波蘭的石油根本夠希特勒的機械化部隊嗎?當然不夠!而當時德國的石油進口主要是自己的煤轉油工業和進口美國石油,進口和自産已經無法滿足自己偉大的帝國,所以因爲自己的能源,希特勒選擇了進攻了俄羅斯。
              鏡頭二:山木五十六天的短見
              1942年,日本太平洋艦隊的總司令,山木五十六正看著懷表,時間是周六早上5:20,山本看著軍艦外的大霧,嘴角露出了自豪的微笑,這一段話記載于《日本太平洋戰爭錄》中。
              我們的印象就是一個善于計謀,老奸巨猾的日本海軍最高指揮官卻也有著自己的思維枷鎖。
              日本當時進攻美麗的夏威夷島海軍基地就真的是因爲向美國開戰嗎?我想日本當時還沒有這個膽量。那爲什麽會發動對美國的戰爭呢?答案很簡單,能源,當時日本已打敗英國在印度尼西亞的部隊,獲得了那裏的油田,而日本也因爲能源禁運缺少自己的能源補給,當來自印度尼西亞的油輪,源源不斷駛向日本的時候,美國的潛艇早已埋伏其中,給日本的能源帶來了毀滅的打擊,日本不得不爲了自己的能源,向美國發起攻擊,正當山本五十六的飛機在夏威夷島狂轟亂炸時,離飛機不足千米的美國油庫卻安然無恙。正是山本五十六的定式思維讓他錯失了這一次斷了美國“油”路的機會,結果可想而知……
              鏡頭三:紅軍的金袋子
              當紅軍與國軍進行進行正面作戰的時候,紅軍的另一個戰場也悄然開始了——那就是貨幣戰爭,這是《貨幣戰爭》中關于紅軍金錢來源的一段話:“紅軍當時生活如此艱苦,那錢是從哪裏印出來的?其實當時紅軍一直面臨著美國的全方面封鎖,沒有任何材料進行錢幣印制,印錢需要油和紙,可這些東西紅軍都沒有,因爲這些固有思維固定了他們的思維,一直進展不順,後來他們慢慢明白爲什麽要用現成的紙和油呢?沒有這些我們可以自己制造。
              油他們找到了松樹的油脂,紙他們想到了布匹。終于,他們打破了自己的固定式思維,造出了第一批錢幣。
              以古爲鏡可以明事理,思維在隨著人類的進程中給人類帶進災難,也給人帶來福音,希特勒因爲愁苦發動了一場戰爭,日本司令官是爲了自己的短見而滅亡了自己,紅軍因爲打不破固有的思維而解放了中國。

               前幾天,整理了一下書櫃,無意中發現了一本舊書,陳舊卻依然完整無缺。

              認真想想,這本書也不過放了幾年,也不算太舊,但粘滿灰塵的封面連標題都看得不太清楚了,它在我的心中就是一本舊書。打開舊書,終于忍不住,冰封的記憶排山倒海般湧現在我的腦海中。陳舊的書本,粘滿灰塵的封面,可書本的內容依然很清楚,難道是上天注定我要重拾這段記憶嗎?第一章節:人生若只如初見。三歲的我在上幼兒園的第一天裏,遇到了你。那時候的我是個笨小孩,常常遭到老師和小朋友們的瞧不起。

              那時候的我,羨慕爲什麽有些小孩對音樂這麽有天分,爲什麽有些小孩對運動這麽有天分,而我,卻整天只呆在那個只屬于我的角落裏,發著一個小孩不應該發的呆。而你,就是你,發現了我,並且走進了我。第二章節:永結無情遊,相期邈雲漢。你就這樣走進了我的生活,你教我唱歌,教我跳舞,教我做題,使我漸漸地遠離自卑。那一次你拉起我的手,在公園裏爲小朋友們演繹了《天鵝湖》,緊張卻無比開心,因爲有你手心的溫度,給我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第三章節:衣帶漸寬終不悔。從幼兒園升小學,很愉快地我和你分到了同一個班。在你的鼓勵下,我變得越來越自信,開始懂得熱愛生活。我學會了思考,可以和你一起去參加奧林匹克競賽,當我站在領獎台上的那一刻,我下定決心要奮鬥下去。(想到這裏,我微微笑了。)第四章節:何事長向別時圓。四年級的一天下午,你帶我去騎車,並遞給我一本書(就是如今的這本舊書)。那天下午玩得很癫狂,我們在藍天下瘋狂地叫喊,在河邊瘋狂地潑水,樂在其中的我並未想到這一切會有消散的一天。我回去把這本書小心翼翼地放進書櫃了,沒想到一放就好幾年。第五章節:等閑變卻故人心。

              是不是一切美好的東西都是短暫的,是不是一切十分平常的問候都會變得彌足珍貴,是不是一切都會成爲過去。我從老師口中得知你要轉學的事情,當我趕到校門口的時候,你只給我留下了一個背影。一切怎麽會來得那麽突然,爲什麽你不事先告訴我,而只給我留下一個這麽無情的背影,難道之前所有的事情都是假的嗎?還是你以爲我已經足夠堅強,所以選擇放開我的手。
              第六章節:傷情處,高城望斷,燈火已黃昏。百思不得其解的我,苦苦地掙紮了三個月後,選擇了忘卻。那時我還暗自慶幸,原來忘掉一個人只需要三個月的時間。因爲無法說清對你的感覺,是怨恨,還是感激,所以只好努力去忘記。我還以爲這些記憶已經冰封起來了,卻沒想到,這本書又重新出現在我的眼前。奇怪的是,區區一本書都可以使我回憶所有的事情。原來我對你的記憶從未遺失過,只是強迫自己不去想你。

              記憶的深處,是你,是你發現了我,我怎會忘記!翻到書的最後一頁,一張卡片暴露了出來。“離開,有時候是爲了成長。”我輕輕地合上書本,任憑眼淚在我的眼眶翻滾著,終于一滴淚忍不住掉落了下來,落到書的封面上,露出了“舊事”。如今,我連你去了哪裏都不知道,只剩下了這樣一本舊書。

              我緊緊地抱住這本沾滿灰塵的舊書,任憑我對你的回憶在抽獎大轉盤的腦海中浮現了一遍又一遍。

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25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2 2001